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三棵樹莊園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 應帆  2020年08月16日09:30

去年暑假,我們帶著孩子在南京探親。朋友約我們去皖南宣城玩漂流,路上要經過馬鞍山這個城市。我忽然想起微信上曾有個帖子說馬鞍山有個號稱“中國最美的”私家花園,大家一致同意去看看這個藏在山里的私家花園。

從起伏的山間小道拐上更狹窄的幽谷路,迎頭就看見兩匹馬在路心徜徉。我們停車,吆喝逗哄了許久,這兩位馬哥才踱到旁邊草地上讓我們經過。沿著幽谷路再往前五六十米,赫然就見一個帶箭頭的路牌,上面寫道:“三棵樹莊園”。

下車環顧,滿眼都是青翠挺拔的竹子,比一般山林里的雜樹叢生更多一些高潔雅致,叫人滿心歡喜。那時忽然又飄起霏霏細雨,略添清涼之意。

入園觀賞,遠遠瞧見左首一幢紅瓦白墻的歐式洋房?;▓@中心是一片精心護理的草坪,四周鮮花圍繞。草坪之后,可以看到爬滿藤蔓的矮墻,聽到流水淙淙的小瀑布,望見更高處聳入云天的青竹幽篁。乍看去,這花園在陰陰的天空下,色彩紛呈,又連綿不絕,鋪陳出一派美景,更兼得了山勢,借了水聲,已經讓我斷定此行不虛了。

拾級緩上,舉步慢行,就發現花園里不僅種有本地的花花草草,還有其它地方搜羅來的珍稀品種。除了地里栽的,更有水里生的,墻上爬的,盆里養的,架子上蔓延的,形形色色的花草樹木,裝扮出一個花草大觀園。

沿著小路、圍著草坪,可見大眾喜聞樂見的鳳仙、薔薇和月季。在國外見慣了的繡球、百合與玫瑰,也在這園子找到立足之地,從最低的塵埃里開出了最繁復多彩的花朵。兩三個小池塘里養著水葫蘆、睡蓮、荷花,葉子與花卻比野生的更為潔凈。葉茂花白的玉簪,一叢叢地簇擁著,讓我想起自家后院里大松樹下的那些北美玉簪花。更矮處,是幽幽開放著乳白色小花的虎耳草等等。再高處,有一片一片的三角梅紅艷艷地綻放著。

稍遠處,幾株靠墻而起的、一人多高的芭蕉大有“鶴立雞群”的英姿,叫人無端心生“紅了櫻桃,綠了芭蕉”的感慨。人造矮墻上密密地爬滿了綠色藤蔓。

走到水池邊,才看見里面有一對黑天鵝。有趣的是,那一對天鵝動作一致地伸頸收頸,宛如在表演花樣游泳里的雙人項目。據說,這花園里養了一些成雙成對的動物,我們在路上見到的兩匹馬,也是三棵樹莊園的動物。不由想起諾亞方舟的故事:有時質疑諾亞如何將那么多成雙成對的動物帶上船,卻終是佩服古老的圣經故事里流傳出的謀慮、慈悲和幽默,就如這莊園主人引人入勝的心思。

看過了莊園賴以得名的3棵已經百歲的紅果冬青樹,我們就進民宿要了一杯熱氣氤氳的綠茶。大廳裝飾十分用心,點綴著各種奇思妙想的小裝飾品:海里來的各色貝殼,山上生的各式小石頭,風干的南瓜和花草,樹枝編成的心狀物等等。墻角一尊老式留聲機上的巨大擴音器,像極了一朵銅質的喇叭花。長桌兩邊的座椅,一側設計成可以搖蕩的秋千。還有一個小書架,上面有些有趣的書。

不由又想及前年夏天,因紐約文壇王鼎鈞先生的邀請,我們幾個一起去紐約上州觀覽名叫“協和山莊”的私家莊園。

因是“山莊”,更凸顯山勢。沿著山坡,就著山中的大石、樹木和植被,鑲嵌了不少現代裝置藝術作品于其中。一塊大石上雕刻了鼎公的詩作;林間放了一只鳥籠,而籠子邊沿站了一群振翅欲飛的鳥,都有讓人拍手稱妙的創意。最妙的是,從山上到山下搭建了一條長長浮橋樣的臺階,沿著臺階下行百余米,就可到達一方池塘,塘中有安靜的睡蓮和游動的錦鯉。盛夏時節,周遭是山圍樹映,天上飄著、水上浮著的,都是懶懶的白云,讓人生出多少“不如歸此”的感慨來。

想來,這樣的莊園建設也是中國人的夢想一種吧。過慣了世俗的生活,也還總向往世外桃源的清幽;有了人間的得意,還得襯上山水之間的忘懷與忘情?!皡f和山莊”的主人陳先生在異國山水里打造出一方慰藉游子心靈的清雅天地,“三棵樹莊園”的主人張先生花費十余年時間在家鄉的深山里捧出滋己潤人的一個美麗莊園,這樣的趣味和努力,從皖南山區到紐約上州,從大陸到北美,竟是有著一脈相承的、有著中國特色的情懷呢。

全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