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大地魔法師”的幻真世界
來源:文學報 | 牛寒婷  2020年08月15日08:52
關鍵詞:《花火繡》

“我經歷過奇特的事”,“這只是我經歷的奇特事情之一”,“下面是我最近經歷了的事,比以前的都奇特”……小說開篇伊始,鮑爾吉·原野就這樣一唱三嘆地,為《花火繡》定下了奇幻的敘事調子。小說的主人公鮑,無緣無故地被幾個黑衣人“劫持”,成為中國第三個被雅羅斯拉夫公爵夫人基金會選中的人類代表。他的任務,是到內蒙古東部一個叫“花火繡”的地方隨心所欲地生活一個月,既不用承擔任何義務,也無需擔心花銷問題。于是,一系列奇特、奇妙、奇譎的故事,就在一片古老、荒涼、貧瘠的草原上拉開了序幕,而這片奇幻的烏有之地,不禁讓人聯想到馬孔多,另一個由馬爾克斯創造的聞名世界的子虛小鎮。

讀《花火繡》是件愉快的事,因為你很難拒絕笑?;?、搞怪、幽默、諷刺、荒誕,是原野為小說精心縫制的喜劇外衣,這讓小說的閱讀輕松又歡快。中亞詩人扎伊諾是鮑在花火繡的旅伴,他是個極有趣的人物,像個天外來客:他有只會“嘿嘿”和“哈哈”大笑的貓,它的胡子是紅色的;他低血糖昏厥了過去,好心的女房主給他灌糞湯救治;他喝醉酒爬進桑杰家的煙囪里,砸壞了煙道,結果桑杰父親砌在墻里的金手鐲被意外發現。鮑和扎伊諾結識了本地非蒙古族人王瑙浩,而他,是一個本領像血統一樣神秘莫測的人:他的鳥會隨音樂跳舞,他的蛤蟆聽指令鼓肚子,他的老鼠會拉秤砣車,他口中格薩爾王戲弄驢魔王的絕妙故事令人拍案。鮑和扎伊諾隨王瑙浩爬上格薩爾王的皮靴山,不想卻驚動了被壓在山下的金桃公主,公主作法使他們滯留山上,可他們卻因此意外地發現了古墓……

原野以其詭異卻又拙樸的語言、克制卻又奔放的敘述、狂野不羈卻又優雅浪漫的想象,既創造了小說中荒誕和無厘頭的現實,也創生了無與倫比的閱讀快感??酥频臄⑹鏊坪跆貏e適宜于幽默的表達,拙樸的語言不僅能使幽默的效果緩緩釋放,更能讓它呈幾何級數增長?!爸挥腥瞬爬斫庹Z言中的幽默”,小說家對幽默的傾心借主人公之口表達了出來,如同向幽默致敬。而作為幻想小說的重要書寫手段,幽默更是被米蘭·昆德拉大書特書,以至于他的心總是“揪得緊緊的”,擔心“巴奴日不再引人發笑”。那么,幽默何以如此重要呢?墨西哥詩人奧克塔維奧·帕斯的回答深得我心:幽默使得它所觸及的一切都變得模棱兩可。

在講述陌生離奇的故事時,對草原生態和嚴酷現實的批判與反思,對復雜人性和世界真相的披露與鞭撻,始終是《花火繡》的一抹底色,也是它從根底里生發出來的源源不斷的力量所在。而小說文本中被毫無保留地呈現出來的這一切,皆源自原野對大自然——不僅僅是草原——所保有的赤子之心和信仰般的愛戀。

在內蒙古大草原上,無論是花草樹木還是飛禽走獸,都被鮑爾吉·原野書寫得格外動人。那么,他寫作它們的秘訣,僅僅是那些極為靈動和形象的擬人化比喻嗎?細致入微的觀察和細膩豐沛的感受,的確令小說家的比喻極其熨帖,可是,這又并非答案的全部。無論在散文中還是小說里,讀者都不難感受到,化身為一草一木一沙一石的作家始終能“懷著巨大驚異注視一切”,視“草原的萬物如同神跡”(魯獎授獎詞),然后,在此基礎上,他不斷地降低自己,讓自己低到草木中,低到泥土里,他深信人類只是自然的一個部分,而非主宰者可以高高在上——正是這樣的謙卑姿態和敬畏心理,而不僅僅是飄著泥土味草木香的比喻,才是原野寫作的密碼。

散文家的稱號和獲得魯迅文學獎散文類獎項的光環,使原野的散文創作更受關注,人們總會不自覺地,將《花火繡》僅僅看做他散文寫作的衍生品或附屬物,但事實上,正是這部長篇小說,為他多年里散文創作的新意疊現提供了腳注。原野是他筆下負責“孕育”的“大地魔法師”,是草原故事和現實世界的創造者;他創作的如“花”般絢爛至極、如“火”般搖曳幻滅的現實生生不息,他傾盡心力、一針一線“繡”制出來的文學天地,遠比內蒙古大草原的現實世界更真實動人,因此他的“素材”是用不盡的。

(《花火繡》鮑爾吉·原野/著,湖南文藝出版社出版)

全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