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陳香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 溫亞軍  2020年08月15日07:55

一大早,常麗梅被辦公室主任當頭澆了一盆涼水。

過完年第一天上班,天氣還很寒冷,常麗梅急匆匆來給辦公室主任打招呼,她得去趟龍泉原。主任說,環保部門年前來通知,私人開的磨坊、面粉加工廠嚴重揚塵,都得關閉。龍泉原的那個楊天成,下一步脫貧肯定受影響。突如其來的消息把常麗梅打懵了。

主任有些于心不忍,說,小常,你也不要氣餒,靠換面粉那點利潤,也很難完成幫扶任務,還可以想想別的法子。再說了,大過年的,你急趕著讓楊天成去換面粉,也得有人要呀。

誰說不是呢?剛進入冬季,天還不冷,楊天成就提出不愿換面粉了,起早貪黑,寒冬臘月騎個摩托卡走村串戶,100斤麥子換63斤面粉,看上去能落下37斤麥子,可到面粉加工廠去兌換,只有7斤麥子的差價,折合人民幣才7塊多錢。生意差的時候,連每天的飯錢都掙不上??刹粨Q面粉,又能干什么?常麗梅把能想到的都想過,龍泉原屬山區,土地不太平整,種麥子、玉米等農作物還行,要是種植蘋果之類的經濟作物,先不說技術,就算能成功,銷路也是個問題,且很難立竿見影。楊天成也曾折騰過養殖業,幾年前養過十幾頭豬,快出欄時染了病,豬全部死亡,真正的血本無歸。扶貧辦給他辦貸款又養了群羊,眼看著兩年內能翻身,去年上面來通知,山里不讓放羊了,只能圈養。幾十頭羊靠楊天成一家人每天去山里割草喂,就是不吃不睡割草、運草,也沒法滿足那幾十張嘴。無奈之下,只能把羊全賣掉還清了貸款。依楊天成眼下的家庭狀況,額外能有點收入也只能是換面粉,不然,花4000多塊錢買的摩托卡就閑置了。

計劃不如變化,原以為這換面粉好歹能幫襯楊天成一家目前的生活,現在,常麗梅不得不重新調整思路,為楊天成的下一步做打算。晚上她撥通楊天成的手機,說,如果你們同意,我給你兒子楊曉在城里找個工作,這樣能有個固定收入。楊天成頓時來了精神,這當然好了,啥工作?每月能開多少工資?你知道的,這小子去年當兵沒驗上,平時眼高手低,去工地打短工怕出力,啥都干不長,我這個愁??!

找工作不容易,聯系了幾個同學朋友,常麗梅真后悔自己圖一時口快,無事生非。更叫她頭疼的是,楊天成每天打電話來催問他兒子哪天上班。病急亂投醫,常麗梅給老公冷著臉說,必須給楊曉找個工作,否則……老公是小學老師,老婆把話說到這份上,他便硬著頭皮給幾個熟悉的學生家長發微信求救,沒承想有個家長很快給找了個保安職位,工資低點,每月1500塊,但管吃住。楊天成父子竟難得對這份工作都很滿意,常麗梅去龍泉原親自把楊曉帶回城里安頓好。她把“五一”前要求關閉面粉加工廠的通知也給楊天成說了。楊天成果然表現得很無所謂,反正他早就不想干這個了。

春天對常麗梅來說,是個美好的開端。常麗梅在楊天成家破敗的院落,看到桃花樹下那個巨大的石磨。沉默的石磨像是披掛了粉色衣袍,忽然間常麗梅心里敞亮了。

常麗梅要啟用石磨。這個傳統古法,不存在粉塵污染,環保局說石磨不在被禁之列。

楊天成站在石磨上冷笑道,用這個磨面,恐怕我這輩子都別想脫貧了。

常麗梅望著楊天成心定氣閑地說,你給我一句實話,石磨磨的面好吃,還是加工廠的好吃?

楊天成笑了,那當然是石磨的好吃,你這年齡可能沒吃過,那個才叫香,對,麥香。還有玉米之類,石磨磨出來的味道才是糧食的本來味道,不走樣。

常麗梅說,那還有啥說的,咱們啟用石磨!面粉加工廠關了,咱換不成面,那就自己加工。上次可說好的,我拿主意,你不能拖后腿。

楊天成“騰”地從石磨跳下,常麗梅說道,自打上次我看到這個石磨第一眼,就一直在琢磨,這陣子我都替你想好了。首先,拉磨的驢不用買,養個活物不劃算,你放心,也不讓你推磨。咱有現成的,摩托卡完全可以勝任,網上有視頻,現學現做,這個不難,我負責找人來改造。趁你這幾天還去各村換面粉,先把石磨的消息放出去,你也盡快把石磨清理出來,用自家的麥子先開工,吸引大家來你這兒磨面。

盡管楊天成不太贊成,但迫于沒別的事可做,只能聽常麗梅的。很快,常麗梅找辦公室主任幫忙,派單位維修組的師傅將摩托卡略做改裝,試運行那天竟吸引來不少村民,大多是留守在家的老人,他們對石磨有感情,當即有個老人從家里拿來玉米加工,聲稱幾十年了沒吃過石磨磨的玉米糊糊,那個香啊,年輕人不懂,只有石磨才能把糧食的精髓保留住。常麗梅更加有信心了。這段時間她從網上查了不少資料,現在人們生活水平提高了,追求生活質量,食物原料是首選,許多地方已經嘗試恢復石磨加工糧食,且吸引不少人關注,只是價格比較高,還沒真正走進普通百姓的生活。不管怎么樣,先運行起來。臨離開龍泉原,常麗梅叮囑楊天成,在石磨加工價格上要盡量壓低,先打出去,不要急于收益。

看上去勢頭不錯的石磨加工,實際操作起來才暴露出意想不到問題。石磨要反復運轉多次,才能將糧食碾碎成粉末,從早到晚不間斷運轉,每天的加工量不超過100斤麥子。原來,面粉加工廠磨1斤糧食收費1毛錢,100斤才10塊錢加工費。石磨用來拉磨的摩托卡要燒汽油,還得人工將碾碎的糧食篩籮分離,楊天成兩口子全搭上,一個人跟著磨盤得不停地攪拌、灌裝粉碎的糧食,一個人負責篩籮,就算每天加工100斤麥子,不算人工費,光汽油錢就得四五十塊,石磨加工費比面粉加工廠貴了5倍。1斤麥子售價才1塊錢左右,加工費要5毛錢,誰還上你這兒來?不如去超市買面粉,省時,價錢更劃算。

看來,石磨加工在農村很難有銷路,可常麗梅想先堅持做下來。她勸楊天成別泄氣,還是用自家的糧食加工,用小袋包裝,由她在城里尋找銷路。

常麗梅從同事、同學那里下手,先不收費,給他們試吃。單位辦公室主任托著1斤面粉,委婉地提醒常麗梅,傳銷可都是從身邊人開始的噢,當然,你是為了工作嘛。弄得常麗梅心里一整天都不舒服。誰知,第二天早上剛進單位大門,辦公室主任沖上來就說,快給我訂上5斤,不,10斤那個面粉。昨兒個拿回家我老婆送到她媽家,讓老人先嘗嘗,沒想到兩個老人昨晚發面,今早蒸了饅頭,我老岳父吃著流淚了,打電話把我從被窩里吵醒,說這種面不好找,讓給他們抓緊買幾斤。我老岳父小時候在農村,吃過石磨磨的面,他找到感覺了。

接下來幾天,常麗梅的微信逐漸熱鬧起來,全是找她訂購面粉。老公說有學生家長居然向他買石磨面粉。這下,常麗梅應接不暇。楊天成的面粉銷路見天看漲,目前加工量還跟得上,麻煩的是送貨,楊天成守著石磨脫不開身,只能是常麗梅來回取貨、送貨。她與楊天成商量,干脆把楊曉叫回來幫忙。楊天成這次沒有反對。

楊曉回到家不久,提出拿石磨面粉到網上賣,銷路更廣,還可以快遞送貨,能節約時間和人力。楊天成不同意,以眼前的磨面速度,基本能維持現有的用戶用量,若增加網購,出面量跟不上,還要增加寄快遞的錢,不合算。

楊曉把想法給常麗梅說了。常麗梅完全贊同,讓楊曉趕緊申請網上店鋪,聯系快遞業務,她琢磨得擴大規模,瞅機會給楊天成說了,沒承想楊天成嗆了她一鼻子灰,你以為我沒想???早想著擴大了,也打聽到閆村有個石磨,抽空去看了,那個石磨太老,磨槽破損太厲害,如果買過來,得找石匠重新鍛過,現在去哪找這種石匠?再說了,那家要價太離譜,就兩片石頭,一萬塊。

常麗梅趕緊打斷,做什么事沒困難呢!我就問你一句,如果能買到石磨,你愿意擴大規模不?

當然愿意了。楊天成抹了把頭上的面粉,笑了。

那就好。常麗梅堅定地說,你加大糧食收購量,先囤積著,我找人聯系石磨。還有,馬上就到夏天,雨水多了,得給石磨搭個棚,免得下雨天誤工。棚子也由我來聯系。

楊天成感動得兩眼濕潤了。

石磨沒有想象的那么好找。常麗梅托人到處打聽,還是老公的學生家長給找了一個,她興奮地將圖片轉發給楊天成,沒想到楊天成回復說,上面有碌碡的是石碾,不是石磨,它只能用來脫谷殼,磨不了面粉。常麗梅再托人找,一時竟找不到。

單位見常麗梅的幫扶對象有了改觀,給她安排的工作多起來,可她從沒想過放棄幫助楊天成擴大加工的規模。

立秋后的一個午后,辦公室主任來找常麗梅,問,你幫扶對象的石磨面粉,是不是出問題了?我岳父說,今年的新麥都收獲有幾個月了,怎么這陣吃他的面粉,還不如以前的陳麥香了?

常麗梅沒意識到這個問題,隨即給楊天成打電話,楊天成在電話里愣了幾秒,才回答她,你們城里人不知道,當年的新糧都不香,得放一年才香,這叫陳香。像酒一樣,放久了才有香味。

全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