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本周之星 | 耿兵:六月的河流(外三首)(總第三十二期)
來源:中國作家網 |   2020年08月14日08:39

本周之星:耿兵

耿兵,男生于1973年,中國作家網,中國詩歌網認證詩人作家,作品散見于《作家報》《詩刊》《人民文學》等。95年開始發表作品,中國當代西南作家協會會員,至今已發表作品六百余(首)篇,著有詩集《永遠不再憂傷》。

 

作品欣賞

六月的河流(外三首)

大地吐出冰冷的月色

 

在一堆麥秸旁

那些麻雀似乎嗅到了

午后的花盞

金色的田野一眼望不到邊

站立

在這個煙波浩渺的駱馬湖

我看到了這里也曾有過的滄桑

 

深灰色的水鳥不再發出清脆的呼叫

沒有人會在這個黎明剛剛升起的陽光里走動

我看見一些匆匆趕路的人

同樣沉默不語

 

阡陌那枝不起眼的野玫瑰靜靜地站立

努力地在春天

開出火一般的顏色

 

那些沉默已久的話題

你不必打開

就像父親珍藏多年的藍色經典

或許他的莊稼它和他的人一樣

樸實 純真 謙卑

 

我已忘了

該給他上一柱香了

現在他還是靜靜地躺在這里

那金黃的谷粒有著同他的皮膚一樣的色彩

偶爾有一只鳥停頓在他的墳前

低低地啁啾

如同他生前放聲歌唱

 

灰色的土地

我只輕輕地走過

無心踩疼腳下的每一朵野花

我或許只能學著父親一樣

將暮色中的雨塞進

空蕩蕩的胸腔

在月光溫柔的懷抱里

聆聽歲月的回聲

水流的聲音如此完美

輕輕地

我踩著這松軟的土地

有如用心去感知父親的體溫

 

當一只烏鴉從天飛過

原野上那些流浪的花朵

又開始聚集

就像小時候父親

給我們分糖

 

在每一份苦難之上

我看見我的糖

還有著父親的叮嚀

在那個苦難的歲月

靜靜地感知父親遍布老繭的手上

每一寸艱辛

 

如果今夜我的城市車水馬龍

極盡繁華

我只是輕輕地叩開我的鎖匙

倒上一杯濁酒

或許父親不曾走遠

 

我看見大地

以及大地口中吐出冰冷的月色

像父親輕輕地低喚

我的乳名

 

六月的河流

 

靜靜地站立

不知過了多久

我站在白云以外

看一條河流怎樣地從夜色里漸漸逼近我的體腔

 

那只飛翔的蝴蝶只是無言地停頓在一節小小的枯木上

再沒有人在意

風雨中深夜歸來的人

或許他們正背負著一把火一樣的吉它

在宿命里歌唱

 

麥子早已鋒芒畢露

或者它的美麗

已在盛夏的夜開出一束罌粟

在金黃的河流里

用畢生的真愛

描繪著斜陽里憂傷的往事

 

風醒著

像黑色的睫毛

泛過美麗的心臟

紅色的血液啊

像暗流越過命運的雨滴

一滴一滴

踩著腰間堅硬的肋骨

 

沒有人告訴我

黑色的夜我一手高舉著玫瑰

一只手伸向遠方的峽谷

峭巖山出沒不定的豺狼

已銜走我流浪的腳步

 

法 器

 

所有的鳥鳴停頓在一塊石頭上

沒有人舉著昏燈

我離開三千年后還是在黑暗中

讀出你留在詩典里

令春天為之一震的語句

 

像一位不舍的詩人錘煉出一盞深藍的悲哀

我不知道這個夜晚那么多星星

哪一顆值得托付

哪一顆已被苦難浸泡

 

或許多情的文字會嗑開某段

堅石般的敘述

就像某個落雨的夜

我聽見的木棉

開出的火焰

 

所有的退路被風卷起

只有那只忘情的蜘蛛

在夢的一角緩緩行走

 

大地上沐浴著金色的陽光

那是愛情行走的輕音

淪落在這個多雨的盛夏

 

長 夜

 

多么需要用一個干凈的詞語

來撫慰我受傷的心靈

那些離亂 流浪 逃亡

正順著陽光射來的方向

逃遁

 

關于黃昏的描述

我只能用璀璨來形容

在漫長的雨水中

焦灼 失望 惆悵

像星空布下的迷宮

我徹夜不眠地等待

今夜身披嫁衣的你

從雨水中經過

我的世界

 

是晾在時光里的孤獨

靜靜地躺在玫瑰的花蕊

等待著有人將它

一口喝干

 

輕輕地等待

久久地徘徊

或許那個深埋于內心的火焰

會將這些文字

付之一炬

隨之而來的月光呵

絕不等同于寒鴉的嘶鳴

我站立在月光里

任一片片懸浮的云朵

靠近你發燙的額頭

我虔誠地跪拜

在一尊菩提前隱忍

生長于忘川河畔的花朵

 

雨水

我又看見那阡陌的雨水

正舉步維艱地向我走近

這是我無法承載的渴念

在那株合歡樹下夭亡

 

本期點評:余良虎

穿越季節的河流回望故鄉

耿兵的詩,我讀的不少,印象比較深刻。從去年11月開始,作者陸續在中國作家網發表279首詩歌作品。應該說,算是一個“高產”詩人了。當然,我們不能以“產量”論英雄。文學作品這一特殊產品同樣是以“質量”為基本標準的。從作者發表的這些作品來看,我認為,整體水平比較整齊,風格一致。他的詩格調平和,看似波瀾不驚,但卻能讓你在舒緩的流動中被卷入情感的漩渦不能自拔?!读碌暮恿鳌肪褪沁@樣一首詩。

“靜靜地站立/不知過了多久/我站在白云以外/看一條河流怎樣地從夜色里漸漸逼近我的體腔”。作者站在異鄉的河流,在六月的季節,回望故鄉,思念親人?!胞溩釉缫唁h芒畢露/或者它的美麗/已在盛夏的夜開出一束罌粟/在金黃的河流里/用畢生的真愛/描繪著斜陽里憂傷的往事?!笨梢韵胂?,一個漂泊的游子面對奔騰的河流,心頭涌起的是一股思鄉愁緒?!皼]有人告訴我/黑色的夜我一手高舉著玫瑰/一只手伸向遠方的峽谷/峭巖山出沒不定的豺狼/已銜走我流浪的腳步”。遠方的思念與人生際遇的憂傷疊加在一起,讓身在“六月的河流”岸邊的作者生發更多的人生感慨。

好的詩歌是需要插上想象的翅膀去欣賞的。耿兵的詩含蓄而雋永。詩中隱含一種意味,值得去玩味。

在他的這些詩里,我更欣賞《大地吐出冰冷的月色》。這首詩與《六月的河流》相呼應,也是一首思念父親的詩。作者飽蘸筆墨,把對父親濃濃的愛表現得淋漓盡致。

灰色的土地

我只輕輕地走過

無心踩疼腳下的每一朵野花

我或許只能學著父親一樣

將暮色中的雨塞進

空蕩蕩的胸腔

在月光溫柔的懷抱里

聆聽歲月的回聲

水流的聲音如此完美

輕輕地

我踩著這松軟的土地

有如用心去感知父親的體溫

讀到這里,我落淚了。我想起了我的父親。也許是同樣的情感經歷使我們感同身受,難以釋懷。相信讀過這首詩的人也會產生一種共鳴。

除了以上兩首詩,還有很多值得一讀的優美詩篇。如《長夜》《法器》等作品都深受讀者喜愛。當然,作為一個勤奮的、創作熱情高漲的詩歌創作者,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衷心希望在以后的創作中,在量的積累基礎上能有一個質的飛躍。  

 

了解耿兵更多作品,請關注其個人空間:耿兵作品集

 

往期佳作:

一葦:虎躍南澗(本周之星總第三十一期)

陳偉芳:青瓦的村莊(本周之星總第三十期)

子塵:單桅船(本周之星總第二十九期)

了解更多中國作家網原創好作品,請關注“本周之星”

全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