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哈利·波特”四大院標設計者如何打造高顏值童書?
來源:澎湃新聞 | 方曉燕  2020年08月14日07:43

MinaLima的兩位創始人愛德華多·利馬(Eduardo Lima)和米拉波拉·米娜(Miraphora Mina)

MinaLima是誰?MinaLima坐標英國,兩位創始人米拉波拉·米娜(Miraphora Mina)和愛德華多·利馬(Eduardo Lima)曾參與《黃金羅盤》《理發師陶德》《模仿游戲》等多部電影的道具設計,“哈里·波特”系列電影中四大學院的標志就出自MinaLima之手——復古、奇幻、神秘、華麗,是MinaLima一望即知的風格。

MinaLima設計的“哈利·波特”系列四大學院標志

2015年,MinaLima進入了圖書設計領域,打造了一批經典童話的插圖版,近日,這個“我愛讀經典”系列中的兩種《彼得·潘》和《叢林故事》由后浪出版公司引進出版了中文版(《彼得·潘》采用了楊靜遠譯本,《叢林故事》采用了蒲隆譯本)。

電影人背景的MinaLima團隊擅長渲染故事氛圍,這在其圖書設計中得到了充分地展現,比如在《叢林故事》里,他們運用了大量印度元素的裝飾,大面積使用桃紅、湖藍、草綠、明黃、橙色等印度經典傳統配色,并使用以印度藤本植物果實為原型的佩茲利紋樣,呈現濃郁的異域風情。而在《彼得·潘》中,MinaLima則用了不同的創作路徑來凸顯故事的神敏感——隱去彼得·潘的臉,讓他以剪影出現。

《叢林故事》內頁配色

中文版復刻了原版的設計,可以拉開的剪紙、旋轉的鱷魚輪盤、精細鏤空的卡片,還有風格各異的折疊地圖……書的內文,也故意做舊成淺灰色,且為了讓效果更逼真,紙的邊緣顏色還略略加深。

旋轉的鱷魚輪盤

彼得·潘的剪影與葉子

《叢林故事》里有120張插圖,《彼得·潘》109張;《叢林故事》里有9個活動機關,《彼得·潘》里有10個,這些都需要靠手工完成,還有諸如像風琴一樣拉開的猴子剪紙,必須確保所有的鏤空都在相同的位置上,合上剪紙后,由多個猴子變成一只猴子。這些都對印制工藝有很具體的要求。就連作為書簽的紅色絲帶,從正紅到絳紅,從7毫米、10毫米,到最后的8毫米,也經過了反復調整。

這樣一套非常美、非?!白鳌钡母哳佒低瘯侨绾卧O計制作的?就此,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專訪了MinaLima團隊。米拉波拉·米娜在采訪時說:“這是我們的一次嘗試,我們希望我們的書能把人帶入一個豐富多姿的世界,而不僅僅是翻開就只有平面的插圖?!泵桌ɡっ啄龋∕iraphora Mina)和愛德華多·利馬(Eduardo Lima)在工作室

米拉波拉·米娜(Miraphora Mina)和愛德華多·利馬(Eduardo Lima)在工作室

澎湃新聞:故事的原著中有大量的場景可供視覺化,你們是如何決定將哪些場景進行畫面呈現的?這種選擇是以其在故事中的重要性為主要依據,還是以更適合畫面及立體呈現效果為選擇依據?

MinaLima:當我們讀一本書的時候,就開始做一個“書地圖(bookmap)”,把所有突然出現在我們眼前的事情標記出來,從特別的時刻到離奇的事件,再到有趣的轉折。然后,我們決定這些事件是最好以大型插圖還是小插圖、交互式元素還是可折疊的形式來呈現。我們將每本書的交互元素限制在8到10個,控制在這樣一個量能夠讓我們集中精力來創作。

澎湃新聞:《彼得·潘》、《叢林故事》作為童書經典,之前已經有不少精彩的插畫版,你們在創作的過程中有參考過嗎?有沒有比較偏愛的版本?

MinaLima:對我們來說,重要的是我們的詮釋與所有已經發表的作品不同。我們傾向于不追隨現代設計潮流,我們覺得我們創造了自己的風格,會讓人想起過去的風格。這就是為什么經典故事適合我們,因為我們可以將自己的這種風格應用到那些發生在其他時間和地點的故事中去。我們不憚于使用大膽明艷的色彩,也酷愛各種歷史上的字體、老早流行的玩意兒,以及古籍舊書。我們從世界各地收集這些資料,并在我們的工作中用以參考。你可以從我們的“我愛讀經典”系列的燙金封面上看到,我們是在向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的美麗古籍致敬。

蛇形轉盤

澎湃新聞:我們知道,立體書的創作還是會受制于制作工藝與成本的,在你們的創作中是如何平衡創意與工藝難度及成本的關系的呢?

MinaLima:當我們設計書籍作為電影的道具時,我們可能會非常放縱,因為我們只生產少量的拷貝。我們選用優質的皮革和絲綢做封面,我們會燙金、壓花、脫色等等,而當我們要設計大量印制的真正供人們閱讀的書籍時,我們必須對時間和成本的限制有更加現實的態度。

內頁活動機關

當我們設計幾百頁的書,它是一個技術過程,很容易迷失在細節中,我們要確保彩色插圖和互動設計均勻地分布在整本書中,甚至是整個書的節奏韻律和頁面的數量都是要著意用心的。而在所有的技術細節中,別忘了還有一個有趣的大任務:那就是創作所有的原始插圖!

《叢林故事》內頁插圖

澎湃新聞:在這兩本書中有你們自己特別得意的創意、單頁創作或者工藝運用之類的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嗎?

MinaLima:我們最喜歡《叢林故事》中這個展開的機關,仔細看,巴格伊拉就藏在猴子中間,非常精細和漂亮。

澎湃新聞:你們之前參與了很多大熱電影的道具制作,如《哈利·波特》《神奇動物在哪里》《黃金羅盤》等等,是什么契機讓你們決定投身書籍制作的?你們覺得,創作圖書跟電影道具的創制相比,有什么異同?

MinaLima:在我們為魔法世界創作平面設計的20年中,我們有機會為電影制作了許多書籍作為道具,也為“真實”的世界制作了電影衍生書籍。通過這種方式,我們與出版社建立了良好的關系。我們雙方都有了重新設計經典的想法——我們知道這些故事深受世界各地讀者的喜愛,而且正巧這些故事發生在我們喜愛的奇幻世界??赡苁情L期從事電影工作的經驗,MinaLima會根據故事調整畫面視角,在這張插圖中我們可以和近景中的猴子一起看向畫面中央的主人公。

可能是長期從事電影工作的經驗,MinaLima會根據故事調整畫面視角,在這張插圖中我們可以和近景中的猴子一起看向畫面中央的主人公。

在“我愛讀經典”系列中,我們運用了與電影相同的原則。書中的插圖和互動都是為了突出故事中的特定點以推動故事向前發展。電影中的英雄和背景道具也是以同樣的方式創造出來推動故事的。無論是對于電影劇本還是童話故事,我們總是忠于原著。我們知道如何為電影制作圖形道具,因此我們面臨的挑戰無非是如何為書籍制作道具。我們希望我們的書是一種身臨其境的體驗,讀者可以像看電影一樣進入另一個世界。

電影布景是一個快節奏的環境。我們通常必須在短時間內快速地完成工作。這意味著道具必須以某種方式呈現效果,但不一定要以那種方式制作。例如,觀眾可能會在屏幕上看到一本書,但由于時間和預算的限制,我們將只制作封面和部分頁面,以達到整本書的效果。最終,我們無法控制有多少東西會出現在鏡頭中(如果有的話?。┒凇拔覑圩x經典”系列中,我們不斷嘗試創造一些獨特而奢華的東西,當然必須在時間和預算允許的前提下確保其商業可行性。

澎湃新聞:無論是道具制作還是圖書,你們的作品始終能讓大家想到復古、神秘、華麗這樣一些關鍵詞,能談談你們是如何打造這樣一種風格的嗎?比如,有專門復刻某個時代的風格或是通過某些比較有特點的材料或工藝嗎?

Minalim:我們喜歡對彼此說,幾個世紀以來,我們經歷了許多不同的生活!我們喜歡的歷史風格參考包括從哥特式建筑到藝術裝飾風格(Art Deco)設計再到20世紀50年代中期的絲網印刷。我們從這一切中汲取靈感,然后進行MinaLima式的處理:你會注意到我們的風格非?!皥D形化”。

澎湃新聞:你們有沒有看到中文版的成書效果?對于中文版的印制成品是否滿意?在中文版推出之際,有什么要對中國讀者說的嗎?

Minalim:這些書是在中國生產的,因為中國有印刷和制作這些復雜書籍的技術和人工。我們積極參與了書籍生產的各個方面,從選擇紙張到選擇裝訂的品質,再包括封面的燙金,甚至細節到決定書內的絲帶。

內頁的立體拍手圖

我們與印制方有密切的交流,以解決交互機關的制作,我們討論如何折疊紙張,在哪里開切以確定機關的運動和其他一些細節,看看還能有哪些可能。幸運的是,一切皆有可能!不幸的是,我們還沒有參觀我們在中國的印制工廠,我們迫不及待地想去看看!

我們的書能夠被翻譯成中文,我們感到受寵若驚,非常開心!我們希望你們能夠喜歡讀它們就像我們喜歡設計它們一樣。我們期待著不久之后能夠來到中國與大家見面!

全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