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平山食謠
來源:河北日報 | 楊繼平  2020年08月14日08:13

平山美食眾多,風味獨特,有的還小有名氣,比如,古月豆腐、水渣溝腌肉,等等。學者張志平為此還專門寫過一首平山食謠:東冶的稻子西冶的米,古月的燒餅走山西。大吾廟上的粉條菜,回舍的油鬼很傳奇。南甸的灌腸鹽堿面,營里的烙餅夾著吃。一分利炒餅名氣大,向陽的肘子吃不膩。馮三的香油香千里,攔道石羊雜不膻氣。

但以我多年觀感,平山人在飲食上不大講究。山上有羊,不少人不吃羊肉,偌大個縣城竟然很難找到一個羊湯店;崗南、黃壁莊水庫和眾多河流里都有魚,但人們嫌魚有刺,很少下功夫料理。在眾多城市落戶的美國加州牛肉面在平山開的分店也不多,肯德基、麥當勞等洋快餐在平山也扎不牢根。日常出門,在城鎮的店鋪吃便飯時,平山大部分人最認兩樣東西:一是缸爐燒餅,二是腌肉面。再有就是人們在家里慣吃的餃子了。除此之外,好像天下就沒有啥可口稱心的美食了。

平山人不講究膳食,有著不自覺的傳承與因襲。平山地處太行腹地,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說。古時,中山國在大國夾縫中生存,幾度興亡;近代,平山的蒲吾郡為兵家必爭之地,戰亂不息,災禍連連,勞苦大眾求溫飽而不得,哪里還有貪求美味的奢望。特別是到了現代,平山的父老鄉親奮起抗擊日寇,全力支援解放戰爭。新中國成立后,又修建崗南和黃壁莊水庫,建設省會石家莊的后花園。他們的歷史寫滿了與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無私奉獻相伴相隨的苦難輝煌。

抗戰時期,八路軍一來,平山便掀起了抗日高潮。在抗戰的日子里,平山人民糠菜半年糧,勒緊腰帶,用小米、柿餅和黑棗供養著成千上萬的八路軍部隊、領導機關和地方武裝,自己家里還能剩下多少口糧?在一次接待活動中,一個平山籍離休干部親口向我說起這樣一件往事:抗戰初期他才四五歲,上邊姊妹眾多,就他一個老兒子,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娘做飯時,就抓一把小米放在小布袋中,然后扎緊口袋放入鍋中與野菜同煮,米熟了野菜也熟了,揭開熱氣騰騰的大鍋蓋,一家人全都喝“米”湯吃野菜,唯獨他自個兒吃“袋袋飯”……老干部說著說著就掉了淚,許多陪同者也禁不住熱淚盈眶。

1958年秋,為治理洪災,造福下游,平山開建崗南、黃壁莊水庫,全縣總動員,全力拼搏。接踵而來的就是三年自然災害,此間所遭遇的艱難困苦可想而知。1959年6月7日,周恩來總理到崗南水庫工地視察,得知平山的實際困難后,一回京便指示國務院給平山調糧,專門強調要搭配一些細糧,讓老區人民過年時能吃上白面餃子。當時的縣委書記聽說后,一再找省市領導,要求國務院給調換成粗糧。理由是:細糧不禁吃,一斤細糧換斤半粗糧合算!

平山,不是一個純粹的休閑地,也不以美食名天下。他們的飲食觀,在骨子里一點點養成,最看重的是儉樸實際。三年困難時期,平原一些縣里人餓得受不了,就到平山投親靠友。誠實的山里人就拿出自己僅有的一點糧食和柿餅黑棗招待他們,一住幾個月,沒有說過一個煩字。平時,不管什么季節,家里來了親戚,窮家富家都會翻缸倒柜,拿出最好的吃食待客,即便紅薯干酒,也用大碗陪客人喝到盡興。這兩年平山脫貧攻堅,扶貧工作隊駐村幫助鄉親們脫貧致富經常遇到這樣的情景:很多早晨,扶貧隊員一開駐地大門,就見門口堆放著各種新鮮瓜果蔬菜或別的吃食。要是打聽誰放的、誰送的,竟然沒一個人認賬。

如今的平山已脫貧出列,鄉親們的飯桌日見豐盛,膳食品類得到極大提升,特別是平山缸爐燒餅、惡石蘋果等土特產品還被賦予了更多的文化和旅游色彩。即使這樣,平山人還是講究實際,辦酒席仍是熱制涼吃,上菜也是前重后輕,以“硬菜”為主,不搞華而不實的樣子貨。就是被人們贊譽為平山名吃的“油鬼”,也是從油炸秦檜王氏夫婦而來。這又從另一面,體現出平山人愛憎分明、一如大山的真實個性。

平山膳食、平山人,給我留下了深刻而美好的記憶。一別他鄉,終生難忘。

全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