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幸福其實是一種能力
來源:新民晚報 |  池莉  2020年08月14日08:04

一覺醒來,封城了,那是1月23日,偌大的武漢三鎮廣袤的神州大地,哪都不能去了,居家禁足的日子,實際上長達100多天??谡诌€不敢摘除,防疫還不敢松懈,又一覺醒來,洪水來了,這是7月11日。一夜之間,江面排浪滾滾,已成懸河,江堤所有閘口,皆已層層沙包壘砌,筑成最后一道高高堤壩。暴雨和大雨,已經狂下40多天。武漢人人都盯著水位,人人都在守望以及、都在準備對付那不可知的最后時刻。

該去看看水了!

今年這日子,實在太沉重、太緊張、太嚴肅了,今天我決定反抗反抗:無論如何,都要看水去!

看水與戲水,原本是武漢人的傳統娛樂節目。每年盛夏到來,長江進入汛期,江面脹滿,波瀾壯闊,旋流滾滾,蔚為壯觀,武漢人扶老攜幼來到江邊,只為看水。很多人是要戲戲水的,或小心翼翼探足岸邊淺灘,或大膽游泳激流勇進,甚至有人橫渡長江。情侶們互相撩水,弄濕了對方就咯咯笑。小男孩子赤身裸體,奮力撲騰,在江水中學習游泳,有野野的興奮感,是游泳池沒有的。所以,尋常年份的尋常汛期,武漢人都會歡歡喜喜去看水。

今夏不尋常,水大。我去看水,連連碰壁。我沿著江灘公園,一個門一個門地奔,都是全封閉。我一直奔到龍王廟公園,前胸后背汗水濕透,就是無法進入江灘,就是無法接近長江。而且像我這樣的人,還不在少數??释此娜?,聚了一群,與龍王廟保安搭訕,拉攏感情,“哎都是武漢人嘛,放我們上去一哈子,就看一哈子?!北0擦⒃跇翘菘?,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大有發言人豪氣,說:“有個么看頭唦?連98年水平都冇達到,有個么看頭!”

滾滾長江東逝水??!唯見長江天際流??!濁酒一杯喜相逢??!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誰說沒看頭呢?尤其在這個不平凡的2020年??!七嘴八舌中,我撿到一句耳朵,不知道誰說“聽說武昌橋頭堡可以看水?!?/p>

那么遠!這么熱!去不去?我稍作猶豫,把心一橫:去!我打了個出租車,對司機說:去武昌橋頭堡。司機立刻說:“看水哈。走對了!就那塊可以看水!”天啦,一股幸福感,鮮明又生動地,柔軟又溫暖地,擁抱我身心。差一點,我就打退堂鼓了。差一點,我就沮喪地回去了。只差一點點。我拯救了自己。

武昌橋頭堡的親水平臺,擠滿了看水人,我是其中一個。終于,我眼前充滿了長江水,是平日見不到的浩浩湯湯,大有橫無際涯之感,好看!我耳邊充滿知了的縱情喧嘩,它壓過城市噪音,成為這場大洪水的高亢伴奏,好聽!我汗水蒸騰,面紅耳赤,咕咕喝下一整瓶涼白開,好喝!幸福呼之欲出,就在這些些許許的細節之中。

回頭,我再一次地決定不畏辛苦,提前下車,穿過一家露天菜市場,只因這是夏瓜當季的三伏天。一只大西瓜被剖開,一只甜蜜丑瓜在削皮,一只八方瓜在去瓤子。我悉心嗅聞。簡直都不用親口去吃,所有瓜果的新鮮氣息,就夠我身心香甜。哪怕世道正在翻天覆地,哪怕熱搜每天變換話題,作為凡身肉胎的我,最需要的,也還是不失時機接接地氣。

瑣細到不能夠再瑣細,宏大到不能再宏大,在驕陽似火的盛夏,從瓜果到洪水,要不畏艱難地,決定一些勇敢的決定,或許就能夠,把一樁并不幸福的事物變得幸福。特里爾先生告訴我:幸福其實是一種能力。是的,今天我同意。2020年年景不好,我告誡自己:要善于在最倒霉的時候,充分肯定自己的能力,這一定是自己對自己要做的事情。

全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