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直播賣書,圖書圈能否開啟“破圈”之旅?
來源:中國新聞網 | 上官云  2020年08月14日15:40

一部手機,再加上一個支架……互聯網浪潮席卷之下,新書發布會搬上云端,直播賣書似乎已經悄然興起。

“直播”“帶貨”無疑是今年的兩大熱詞。作為一種營銷方式而言,直播能否讓小眾的圖書出版領域成功打破邊界,吸引更多關注的目光?

直播,出版社的“必修課”?

今年8月份,在上海書展開幕首日,浙江文藝出版社迎來了一連串的直播活動。

作家蔣勝男在上海書展與網絡達人直播中。浙江文藝出版社供圖

“我們很早就開始謀劃今年上海書展的直播活動,邀約北京、上海、杭州等地的名家開展12場文化活動,均通過網絡平臺進行現場直播?!闭憬乃嚦霭嫔绺鄙玳L許龍桃介紹。

他提到,具體到12日當天,大概是4個小時的現場直播,銷售總碼洋近30萬元,著名作家蔣勝男進入直播間聊了10分鐘,銷售圖書近3000冊,比現場簽售活動還要火爆。

“12日這次與第三方網絡平臺及網絡達人的合作,對方不收取坑位費,我們以比較優惠的價格在直播間賣書,一起為上海書展‘引流’?!痹S龍桃表示。

如其所言,直播現在似乎已經成為出版社營銷的“必修課”了。

作家、專業主播……帶貨能力哪家強

值得注意的是,說到直播賣書,知名專業主播強悍的帶貨能力經常被提及。

專業主播的帶貨能力雖強,但人民文學出版社編輯陳彥瑾表示,目前就出版社而言,做直播基本還是以作家或者編輯為主。

其中一個原因,大概是前面提到的“坑位費”。此前有媒體報道,為了讓商品在直播間內展示,商家往往需要提前向主播支付“坑位費”,根據主播流量的大小,價格也從幾千乃至數十萬元不等。

圖書往往利潤低又比較小眾,如果有這筆費用的話,算是一個負擔。另外,陳彥瑾也提到,有時和某些主播合作,出版社可能要提供超低折扣,像這種情況,談不上利潤,就相當于是做推廣了。

線下暢銷書,線上也好賣

其實,單純在圖書行業內,作家本身的知名度、作品暢銷程度等,也是影響直播帶貨結果的重要因素。

前不久,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新書《晚熟的人》舉辦了一場線上發布會。據媒體報道,這場發布會,“圍觀”人數約有150萬。

活動主辦方、人民文學出版社社長助理兼策劃部主任宋強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當晚直播結束,統計了淘寶、當當、京東三方的銷售數據,伴隨直播產生的圖書銷量約為35000千冊左右。

時間的指針再往回撥,此前,作家沈石溪開啟直播形式的線上課程,累計有超過14萬人觀看,當天他的作品《狼王夢》賣出1萬多冊,碼洋超過30萬元。

作家所謂的“帶貨能力”還是跟他自身的“流量”有關,比如書粉是不是夠多,知名度是不是夠高等等。也有業內人士分析,莫言無疑是出版圈的“頂流”。此外,沈石溪、雪漠等許多作家,平時他們的作品就比較受歡迎,帶貨成績好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沈石溪在直播中。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圖書行業的“破圈”之旅

早前,傳統的圖書推廣模式往往以線下為主,作家直播遠不像今年這樣密集,也幾乎沒有被如此頻繁地關注和討論。

作為一種營銷手段,直播可以突破空間界限,降低交易成本。陳彥瑾舉了一個例子,“以往再著名的作家,由于場地限制,可以參加的人數終究有限。但直播幾乎不受這個限制?!?/p>

圖書領域直播的風靡,也反映了人們生活方式的變化。在快節奏的社會里,看直播可能會節省一些人的時間成本,同時讓他們更便捷地獲取信息。

不過,直播能讓出版業開啟“破圈”之旅嗎?恐怕也沒那么簡單。比如,目前不少作家參與的直播或者出版社組織的直播,還是簡單地把以往線下的發布會搬到線上,模式比較雷同。

陳彥瑾則認為,圖書直播帶貨的模式可以持續,一方面是因為有的作家“流量”足夠大,暢銷書作家不愁帶貨;一方面是因為,對比同類型的線下活動,從關注度、銷售額等方面而言,直播確實收效明顯。

她同時提出,作家直播的重點是“內容”以及與讀者的有效交流,帶貨只是水到渠成,“畢竟,能耐心看完圖書直播的讀者,應該更渴望與作家進行精神上的交流,增長見識?!?/p>

“直播的強交互性能帶動某一本書的銷售,也能起到增強用戶黏性等作用?!痹S龍桃說,在未來一段時間,直播將會成為出版界“平凡的存在”,“但出版業直播的靈魂還是內容?!?/p>

全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