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雜樹生花》

來源:中國作家網 | 葉兆言  2020年08月13日08:43

 

《雜樹生花》

作者:葉兆言

出版社:譯林出版社

出版時間:2020年06月

ISBN:9787544779128

定價:45.00元

內容簡介

葉兆言名家寫名家,不學究,不傲慢,平和沖淡之中暗藏機鋒,嬉笑怒罵背后畢現敦厚真誠,文學史上那些熟悉的名字和不為人知的故事,漸漸抖落塵埃,鮮活起來:

“周氏兄弟失和,各走各的路,未必全是壞事。失和絲毫沒有影響兄弟倆應該取得的輝煌成就?!?/p>

“無論對女人之愛的執著,還是對中國文化堅定的保守,吳宓的做法都駭人聽聞?!?/p>

“《圍城》的主要矛盾是追求和幻滅之間的消長,無論是想進或是沖出‘城堡’,在某種意義上,都既是追求又同時是幻滅?!?/p>

“沈從文曾經說過,一個作家只要認真寫,寫多了自然就會寫好,寫好是不奇怪的,寫不好才奇怪。在這方面,我是沈從文的信徒?!?/p>

……讀《雜花生樹》,好似與葉兆言對坐漫談,他笑笑講起老文人的一件件軼事,表情里掩不住的好惡樂憎,你猜他總要撂狠話,誰想*后他只是溫和地說:這就是他們那一代人的故事。

作者簡介

葉兆言,1957年出生,南京人。1974年高中畢業,進工廠當過四年鉗工。1978年考入南京大學,1986年獲得碩士學位。80年代初期開始文學創作,主要作品有八卷本《葉兆言中篇小說系列》,三卷本《葉兆言短篇小說編年》,長篇小說《一九三七年的愛情》《花煞》《別人的愛情》《沒有玻璃的花房》《我們的心多么頑固》《很久以來》《刻骨銘心》,散文集《流浪之夜》《舊影秦淮》《葉兆言散文》《雜花生樹》《陳年舊事》,最新代表作為長篇歷史散文《南京傳》。

目 錄

自序

周氏兄弟

閱讀吳宓

革命文豪高爾基

圍城里的笑聲

鬧著玩的文人

人,歲月,生活

江南女子

江南文人

從解手說起

前 言

父親在時,喜歡飯桌上談書,他一生坎坷,很長時間除了閱讀,沒別的事能做。讀書產生想法,無人訴說,逮住兒子胡亂議論。多年父子成兄弟,我一天天長大,聽眾成為對手,常為書中某章節爭辯。奇文共賞,疑義相析,有時吵得面紅耳赤。父親去世,我感到一種寂寞,看到好書,忍不住感嘆,父親若在,免不了又要爭幾句。

夏天遷入新居,花功夫整理藏書。這是個力氣活,揮汗如雨,蓬頭垢面,累得差不多要犯心臟病。那些熟悉的圖書表面,落滿時間灰塵,我從未想過會成為父親藏書的受惠者,多少年來貪得無厭,書一本接一本看,一本接一本買,囫圇吞棗,不求甚解。

灰塵可以抹去,時光卻不能倒流。這本書中的內容,發表在二十年前的兩個刊物上,它們是《收獲》和《作家》。曾經兩次結集出版,一次人民文學出版社,一次上海書店出版社,《雜花生樹》是這類文字中的第一部。新版內容略做調整,我讀書很雜,感想太多,此類文章斷斷續續寫了不少,讀者也許早已不耐煩。

知其所好,可以知其人焉,我是一個沒有自信的人,沒有編輯朋友的督促和鼓勵,就沒有這本書,就沒有以后一系列文章,借此機會,表示深深謝意。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十五日 下關三汊河

媒體評論

葉兆言的性格為人最是儒家的,他是一個真正的讀書人,滿腹經綸,優雅隨和,身上散發出某種舊文人的氣息。

——蘇童

如果不是大量閱讀文學史、文化史、藝術史、人物傳記及書函、日記,如果不是大量閱讀哲學、美學、外國文學史藝術史以及通俗性的文史讀物,葉兆言的散文絕不可能有如此的博識。

葉兆言這類文字,似野史而非野史,似信史又多傳奇,外被錦繡,內含翠羽,簡約處一筆帶過,豐富處不吝筆墨,文字功夫幾臻爐火純青。通過它們,葉兆言努力探討現代知識者和文化人的人格、心靈與性情,力求還原歷史人物,揭示人性弱點,藉以反思歷史和現實,呼吁良好的人文生態。

——張宗剛

葉先生的文章很能打破之前對某領域大家的過高仰視,在零碎的片段中會發現其實大家也是普通人。

——讀者 瀾聲 

全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