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回眸第23屆上海國際電影節—— 短暫離別,會讓重逢更美好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 李雪昆  2020年08月12日13:30

由于疫情影響,第23屆上海國際電影節期間,國際影人難以抵達上海,電影節的征片、甄選、影片傳輸困難重重,但本屆電影節的亮點卻并沒有因此而減少——320多部展映影片中,世界首映、國際首映、亞洲首映和中國首映片達232部。統計顯示,影院展映累計達1146場,觀眾超過14.75萬人次。購票人群中,“90后”觀眾占比56.8%,成為觀影主力。

人們常說,短暫的離別,總會讓重逢變得更美好。作為我國疫情防控常態化以來舉辦的第一個國際電影節,可以說,久別重逢,來之不易。在防控疫情的特殊背景下,今年的上海國際電影節,為全球的電影行業和觀眾呈現了舉辦電影節的“上海方案”,也發出了人們的文化熱情正在釋放、城市生活陸續恢復正常、中國電影行業邁出再出發新步伐的信號。其間,眾多與會者的觀點分享,也讓艱難時期的電影行業有了共渡難關的信心。

讓銀幕和屏幕相連接

2020年上半年,全球電影業被迫按下“暫停鍵”,新片供應寥寥,電影生活戛然而止。相反,宅在家里的在線需求呈現井噴之勢,而電影成為最稀缺的產品之一。本屆電影節展映分為影院展映、露天展映和線上展映三大部分。因疫情導致的露天展映給社區帶來了溫度,而線上的展映則給宅家時段的億萬客廳帶來歡樂。

還記得本屆電影節開幕當天零點,因時制宜打造的云上電影節專區給整個影視行業的復工復產注入了活力。電影節線上專區一共帶來了《扎娜》《孟加拉制造》《姐妹》《在13000英尺高的安妮》等10部“一帶一路”影片,以及參與展映的“哈利·波特”全系列、《我不是藥神》、《降臨》等優秀影片。10部首發新片雖然不多,卻是阿爾巴尼亞、立陶宛、匈牙利、拉脫維亞、孟加拉國等19個國家電影人的結晶,呈現了世界電影各美其美、美美與共的電影文化魅力。

“把觀影的儀式感保持好,就是要把電影不同于其他視頻產品的差異特色做出來?!敝袊娪肮煞萦邢薰靖倍麻L、總經理,華夏電影發行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傅若清認為,無論是創作端還是最后的放映端,如果不能拿出更優質的服務、更優質的作品,那么,行業才真的將面臨大挑戰。

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阿里影業總裁李捷則認為,流媒體和院線電影之間不存在此消彼長的競爭,相反會形成一種良性循環,網絡電影會迫使院線電影的制作成本進一步下降,而院線電影在劇作、故事、演員上的高水準,也會成為網絡電影不斷接近的標桿。因此,我們應該擁抱變化。

上海國際電影節的線上展映嘗試,或許會成為更多電影節的標配。疫情給電影行業帶來了巨大影響,但線上展映的嘗試,也為電影產業的發展格局、生產方式、經營理念帶來了新的啟發。我們有理由相信,銀幕和屏幕的連接還有更大的想象空間。

8月5日深夜,由第23屆上海國際電影節與第26屆上海電視節貫通舉辦的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國際影視云市場也圓滿結束。在為期6天的時間里,平臺為參展公司及作品提供了全新的數字化展示與交流服務,帶來更加高效、便捷的參會體驗?!吨袊侣劤霭鎻V電報》記者看到,國際影視云市場匯集了來自海內外的727家影視參展商,其中,來自五大洲92個國家和地區的海外參展商達378家,占比首度突破五成;參展節目和影片數量1627部,共進行了1233場線上洽談會,為參會公司及專業人士的交流溝通提供高效平臺。吸引全球注冊來賓訪問達到24萬人次,相較去年線下電影及電視市場總共約4萬人次,不但注冊訪問人次有數倍的增長,而且線上來賓遍及世界各國。來自伊朗的發行公司、德國電影協會等,均在“云洽談”板塊各有收獲,他們表示,影視市場的“上海方案”為其業務開發渠道提供了非??上驳男峦卣?,希望明年還能線上見。

影視版權是產業支點

如何完善影視版權與交易公共服務平臺,為影視企業在版權開發、版權保護、項目融資等方面提供精準化服務?在上海國際電影節的金爵論壇上,來自版權開發、影視投資、金融保險等領域的嘉賓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影視版權是影視產業的支點,沒有一個好的故事就開發不出一個有價值的版權,也談不上產業鏈的開發?!鄙虾J杏耙暟鏅喾罩行闹魅斡谥緫c這樣說道。

有著多年版權交易經驗的鳴澗影業首席執行官朱輝龍認為,版權運營不僅是指版權本身,比如影片《乘風破浪》里采用了港片的片頭,這就需要原始版權方授權?!艾F在影視劇中所有的人物造型、服裝都花很大的心血進行設計,未來版權運營不僅僅是整體版權運營,里邊所有的授權都應該精細化管理和維權。在這方面迪士尼做得特別好,所以迪士尼一年在衍生品方面的收入高達65億美元?!?/p>

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副總經理王劍還透露,作為第一批文化產業保險試點保險公司,人保財險已經推出了演藝活動取消險、影視制作保險等產品,“我們覺得影視行業風險管理,不僅是事后經濟的補償,也是在事前整個制作過程當中如何進行風險管理?!彼硎?,上海市影視版權服務中心的成立,不僅對影視行業價值評估具有重要意義,也向人保財險金融服務公司風險預期提供了重要參考。

不輕易拒絕任何可能性

本屆電影節短視頻單元首設“探索課程”,為青年影像創作人才進一步鋪設進入行業的探索之路。編劇袁媛、導演周子陽等與青年創作者面對面,從個人行業經歷出發為年輕創作者們答疑解惑,分享實戰經驗。

袁媛表示:“我的導師跟我說過,容易的路會越走越困難,難走的路會越走越容易,這句話讓我有一種醍醐灌頂的感覺?!彼軕c幸在自己最迷茫的時候可以尋求導師的幫助,在“探索課程”的第一課上,她真摯地分享了自己導演系畢業至今的創作心路,鼓舞正處于創作起步期的青年創作者。她坦言,在這個行業里,“現在能被看到的都還只是冰山一角,等待的時間是非常漫長的。但無論是編劇還是導演,任何一個創作者都需要的品質就是抗擊打能力。同時,要善于傾聽不同的聲音,不輕易拒絕任何可能性?!?/p>

周子陽表示,在這一行,沒有強大的意志力,做下去是非常困難的,而意志力產生于堅定和誠懇的表達信念?!氨热缯f電影,我更傾向自己想做的電影,兼具思想性和觀賞性,有自己的美學風格以及傾向的主題?!彼嬲]青年創作者們,要始終保持良好的創作心態、耐得住寂寞、守得住孤獨,面對最真實的自己?!霸谀愠砷L的過程中,你的觀念和思想,所有的選擇和判斷,這些東西都會累積和反映在你的作品里面,讓你的作品變得獨特?!?/p>

在“青年電影沙龍”交流活動中,眾多嘉賓也表示,青年導演能找到一位合適的監制是非常幸運的。曾監制《武林孤兒》等作品的導演李少紅分享說:“我覺得資深電影人去當監制對年輕導演是非常有用的,因為可以利用資深導演的經驗,來支持年輕導演的創作理念,也能夠讓資深導演了解現在新導演的創意,更好地把作品呈現出來。找到一個好監制是電影質量和創作效益的保證?!?/p>

演員、導演徐崢對此非常認同,他覺得拍電影的過程總會碰到很多問題,“剛入行的導演很需要監制的輔助,一部電影從前期開發到后期發行,其實整個過程是一個非常長的鏈條,新人導演不可能掌控每個環節。對年輕導演來說,他非常需要一個懂得制片流程,同時又理解他的藝術追求的監制?!?/p>

同樣身為演員、導演的黃渤近年也當起了電影監制,談起為何要扶植年輕導演,黃渤說:“因為扶植一個年輕導演,就等于扶植了一批年輕電影人。每個年輕導演背后都有一群跟著他摸爬滾打的年輕電影人,可能是攝影師、美術等,比如當年的寧浩,他們都會慢慢成為行業的中流砥柱。所以某種意義上,對年輕導演的扶植尤其珍貴?!?/p>

全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