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體恤每顆心靈——讀李鳳群《長夜》

來源:《收獲》 | 曹雨河  2020年07月28日08:39

李鳳群的小說《長夜》以在美華人聚會為切口,由冷先生講述他人生反轉的“三次感動”,照亮了“我”女友“三次分手”百思不得其解動因。資本的狂飆猛浪侵蝕所有的階層和層面的各個角落,而冷先生和“我”的女友只是無力抵抗資本洪流、順應“時務”蕓蕓眾生的一分子,我們敬畏中流砥柱者,也給予洪流淹沒的弱小生命應有的悲憫和體恤。

生命本無貴賤之分,只因投胎不同人的子宮,一出生便賦予了天壤之別的“身份”。身份之鴻溝拼上一生一世也難以填平,更何況不同的階層森嚴壁壘、上升渠道被人為堵塞,鴻溝還在不斷往寬深處延展。

《長夜》中的冷先生除了從父母哪兒傳承寒微的身份還有堂堂的相貌,他憑相貌贏得了富家丑女的芳心,因接二連三地“感動”,帶來“靈魂一次次墮落”。毫無疑問,作品意在批判資本對人的精神世界的摧毀(或一些人為改變身份主動放棄精神修持)。而我想說的是作家(作品)對底層人的理解與體恤。人無法選擇其出身,那就理解寬容他(她)選擇的生活方式吧,何況選擇哪種生活方式都要付出代價。

年青英俊的冷先生,因家境貧寒始終未能找到心儀的女朋友,偶然被富家丑女(現在的妻子)一見鐘情,雖然心里不甚滿意,還是接受了。這不僅改變了他本人寒微的身份,還帶起他的原生家庭。他也為此遭受妻子家人羞辱為“吃軟飯”的;他和妻子被陌生人誤以為“母子”,其情何以堪?他被熟識人鄙夷的目光燒灼;就他本人來說,忍耐丑陋的妻子夜夜“鶯歌燕舞”,主動拒絕艷遇掐滅情愛的花朵。冷先生不是英雄、不是精英,他是生活中的普通人,甚至是底層的屌絲,這樣定位來評估他的忍耐和“自律”就比較客觀公平了。他為了改變“身份”處境,搭救原生家庭水深火熱之中,甚至更換了后代的身份,做出了自我犧牲,而且是“你情我愿”,并未妨礙誰。還有“我”的女友與“我”分手是人生目標不斷修改和重新選擇的體現。他們是標準的“男才女貌”模式,男的才不足獲取女友想要的生活,女友憑著自身條件做出重新選擇,過錯何有?是的,她未恪守“從一而終”傳統道德,缺失共同打拼“吃苦耐勞”的勇氣。而人生只有一次,而女孩子的美麗又是那么短暫,用天生麗質的青春換來一份自己想要的生活,雖然不高尚,也與傳統道德格格不入,但不失追求幸福的一種方式,也是現代人的自由意志的體現。在現實社會還存在身份差別和階層鴻溝的語境下,你可以站在道德高地或精英行列不共戴天地批判冷先生們,也可以匍匐于泥土,“將心比心”體恤他們,憐恤他們的生活處境、內心渴望和為之所作的付出,并溫柔以待。

說了這么多好像怠慢了留學生“我”,說實在的,他的形象一直如中流砥柱屹立于我心目中。他質樸生活的追求,學術精神的執著,人格底線的堅守(不出賣機密),堪稱資本洪流中的礁石、人類靈魂的燈塔,是我們仰望的精神航標。因為有他在,漫漫前行路而不迷方向。

《長夜》似乎欲高舉大刀長矛殺伐,落到實處(人物身上)的卻是楊柳和風,體貼入微撫慰人物心靈的皺褶紋理,給人物足夠的理解、諒解和慰藉。這不矛盾嗎?矛盾,偉人不是說世界原本就是矛盾體嘛,正因為矛盾才切近社會的真相和心靈的真實;又不矛盾,作家大刀長矛瞄準的是世道的不公、身份的懸殊,晉升渠道的堵塞,體恤的是小人物的境遇、渴望和內心傷痛。正是這“合理的矛盾”使《長夜》文本充滿張力與豐富性,給讀者創設了多樣的解讀可能和空間。

作家李鳳群塑造的女性人物形象,無論是良霞(小說《良霞》的人物)、今寶(《大野》中的人物),還是冷先生的妻子,她們身上都體現了傳統賢良女子的美德?!俺踝R”冷先生的妻子,恍惚遇見了田螺姑娘,上天雖然未給她動人的美貌,卻給她一顆善良和善解人意的心靈:她的家人侮辱冷先生時,她不顧一切維護他的尊嚴;當冷先生外遇情迷時,她給丈夫足夠的寬容、理解和擔憂,除非鐵石心腸誰不動容?她發現丈夫因沒有成就感失落時,她將自己的財產劃到丈夫的名下,讓他不用操心經營而名下擁有驕人的財富,榮耀與人前;并且她還具有現代婦女的意識:意志堅定,處事大局著眼,冷靜有謀略?,F實中這樣賢良的女性可謂稀世珍寶,踏破鐵鞋無覓處,只能在文學作品中“隨手拈來”。

《長夜》的技術值得稱道?!伴L夜”首先指作品的內容是冷先生整個夜晚講述自己身份反轉的故事和“我”回憶女友多次分手的經歷,相互交錯構成;二,冷先生雖成功改換身份,而心靈一直處于郁悶的暗夜(他徹夜講述自己的故事以舒解內心的郁結),而“我”正處于失戀痛苦期,他們都處于情感的“長夜”;三,當下資本的洪流洶涌肆意、所向披靡,對于精神領域無疑于長夜。內容結構:冷先生娓娓道來的“三次感動”,引起“我”女友“三次分手”的回想,氣氛與夜幕下寂靜的后院相融洽,“兩廂”內容和諧地相互映照相互補充襯托,達到相得益彰的藝術效果;“講述”和“回憶”的敘述策略賦予跳脫性,約略了不必要的交代,凸顯主要內容,節省篇幅。

全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