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作家田耳論

那時的田耳偏居湘西,日子過得溫吞,不緊不慢地寫,迭出的作品散見于各種文學期刊。這些作品雖不至于以眾星捧月之姿驚艷文壇,但多少會令人感到一點雀躍和期待……

文學評論創作談

  • 父親:作為一種文學裝置——理解雙雪濤、班宇、鄭執的一種角度

    當然,論者其實也并未完全忽略“父親”。張思遠的《雙雪濤小說中的父與子》即專門探討雙雪濤小說中的父子關系——盡管就筆者目力所及這乃是唯一的一篇——但實則只是從父子關系切入論題……
  • 《請你說話》:充滿命運感的事件本身就在說話

    當下鄉村的問題,既是物質的,收支、房子、家庭、身體、環境……也是精神的,留守兒童,養老送終,老弱病殘,精神障礙,心理隱疾……物質貧困的表象下……
  • 《燈盞·2019》: 留下我們共同成長的足跡

    網站原創作品多是普通之人所寫尋常之事,家鄉和家庭一直占據著書寫的核心位置。因為這種貼近,更容易讓人心生感觸。讀《柳柳》,許是同為女性的緣故,以及憶起孩子幼時請保姆的種種曲折,竟禁不住淚流。無論在現實生活還是文學作品中,雇主與保姆的關系都越來越令人煩惱……

理論熱點

文化時評

XIN ZUO RUI JIAN

全国快三